青稞就酱要吃。

这儿青稞,小可爱们欢迎勾搭!
话废无口渣咸懒orz
专情冷cp,全员粉
拒绝ky黑化虐杀
蹲坑底敲碗等粮ing

突然间想吃魏叶x

你想一下,两个人同处一室多方便发生点酱酱酿酿的事情啊
然后哪次老魏突然间想试试什么有点难度的姿势了被老叶嘲讽一下他那老腰
老魏骂骂咧咧地狠狠顶弄两下引得老叶叫出声
而且两个人都吸烟还能来点花样啊
比如说什么恩爱的时候吸一口烟吐在对方身体上吻着,唇瓣在蹭过胸口的皮肤时身下人的轻颤
口的时候也可以先吸一口烟吐在那处再含住吞吐,等口中烟味淡了再重复

啧啧啧xx

不过老魏只比老叶大四岁也就三十多
按理说三十岁正是一个男人成熟有魅力的时候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老魏给我的印象让我总感觉他已经七老八十了
可怕x
我是一个人么

【伞修】记一下由车祸引出的见鬼事件

#ooc预警
#不短小仍渣咸,甜





01
叶修出了车祸。

或者说叶修无意中突然就掌握了碰瓷这门技术活儿。

跟叶修一起出去买烟的魏琛那时候就站在叶修旁边,清楚地看见一辆车快要撞到叶修的前一秒及时的刹住了。

但是,本来还站的好好的叶修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地上陷入昏迷。

好巧不巧的,车主是个荣耀粉。

哦,车主还是个叶粉。

车主下车之后看到自己的偶像躺在自己车前的样子时当场愣住。

下一秒,车主就冲了过去跪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整一副傻儿子失手撞倒年迈老父亲的悲惨景象。



02
叶修醒来的时候依稀记得他好像是出了车祸,但是他却感觉不到身体有那里疼的。

叶修比较方,他觉得他可能是死了。

叶修看着面前那张和贴在墓碑上的照片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心底生出一种名叫打不了荣耀的悲凉。

面前的家伙看着叶修睁着眼不知道在看什么,发了半天呆了,伸出手戳了戳他的脸。

然后很是惊奇的看着自己的手指,又戳了一下。

直到叶修伸手拍开了他戳在自己脸上的手指之后才摆出一副见了鬼,啊不,是鬼见了他的表情闪到一边。

“不是,苏沐秋你又犯什么病呢?”

“卧槽,你能看见我!?”

房间内一人一鬼四目相对,心里的疑惑直白地摆在脸上。



03
“我出了车祸以后就一直跟在你和沐橙身边了,就是你们都看不到我而已。”

苏沐秋知道叶修能看见自己之后反而戳的更心安理得起来了。

“你是不知道当鬼有多无聊,连个说话都都没。碰个什么东西都会直接穿过去,想趁你们休息的时候玩游戏过下瘾都不行。”

叶修看着面前憋了差不多十年话唠程度直逼蓝雨某黄姓选手的家伙感觉心累,想要抽根烟冷静一下。

伸手一摸口袋,心中顿时充满了绝望。

空的。

“不过叶修你是怎么回事啊?突然就倒地上了。”

苏沐秋抱怨完了几年里做鬼的憋屈终于还是问到了点子上。

“什么突然,我那不是被……”

叶修脑子里闪过什么东西,心神一动。

“你的意思是,我还活着?”

叶修问道,脸上明摆着的是还能吸烟打荣耀的喜悦。


04
“不过你这战队弄得倒是不错。”

回到上林苑后苏沐秋意思意思打量了一番后才对着叶修说到。

正巧着那两天在呼啸待着的方锐心灰意冷被叶修趁火打劫连蒙带骗地给忽悠了过来。

再经历了一场惨绝人寰的车轮战后又被唐柔背景一唬直接就抛下了呼啸投奔兴欣。

苏沐秋冷眼旁观,甚至为自己老朋友的不要脸感到一丝丝的欣慰。

不要脸好啊,不要脸不吃亏啊。

“那是,三个全明星。怕不怕?”

叶修对着苏沐秋吐出一个烟圈,满脸都写着骄傲。

苏沐秋心里那点欣慰瞬间破的连渣都不剩了,只想打人。

哦,他也的确打了。

于是训练里叶修在其他人看起来毫无外力影响的情况下连凳子带人摔在地上。

留着苏沐秋一鬼满脸惊诧。



05
自从苏沐秋发现他自己可以碰到东西了之后,终日沉迷荣耀,不可自拔。

还仗着他自己是个鬼,完全没有休息的必要,更是没日没夜的玩了起来。

拿着一张神枪手账号卡在荣耀里帮着兴欣公会抢野图boss。

白天不好说,但到了晚上那是一抢一个准的。

而白天,跟叶修两个人一神枪一战法,打得各个公会的人找不着北。

要不是公会名在角色头上顶着,搞不好就连兴欣公会的人都要以为是隔壁轮回两个一来了。

一来二去的,搞的他在神之领域的公会会长心中都能跟君莫笑相提并论。

就连夏休期跑过来帮着自家公会抢boss找场子的职业选手也不得不对兴欣搞事情的能力折服。

在网游里找高手的难度无异于海底捞针,可这叶修就偏偏在这网游里找出来了好几根“针”。

先是包子入侵,昧光,毁人不倦再到这个操作不错只是略有些生疏的神枪手。

也不知道是战队里找好苗子的人眼神太差,还是叶修的眼神太好。

一直到夏休期结束后那个神枪手也没有在兴欣选手的名单里出现,某些人心里才终于松了口气。



06
第十赛季常规赛首回合,兴欣客场作战轮回,被横扫。

回到h市的当晚,苏沐秋难得的没有继续蹲在电脑前守着boss刷新。

反而在叶修熬夜看比赛录像的时候催着他赶快去休息,向人魏琛学习,有个不能太拼的老人样子。

叶修看了苏沐秋一眼,也是难得的没有出口呛回去,拿着换洗的衣服了浴室。

等叶修洗到一半的时候,苏沐秋也凑进了浴室里要一起洗澡。

叶修对于苏沐秋一鬼还要洗澡的事情表示了一定的质疑。

“你这是人鬼歧视,要不得。”

仿佛看出了叶修心里的想法,苏沐秋开口说到,偶尔瞥向叶修的眼神里透露出一丝丝的可惜。

正巧被转身那沐浴露的叶修看了个正着。

突然间叶修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再看向苏沐秋的眼神瞬间变了。



07
一转眼的时间差不多要到圣诞节了,陈果也把那棵纯手工制作的圣诞树搬到了训练室里。

苏沐秋看到之后仿佛心智一下退回了二十年前,绕到圣诞树后面再突然冒出头来。

“圣诞快乐,叶修。”

“圣诞快乐啊,苏沐秋。我的礼物呢?”

“不是,我都辛辛苦苦给你送来那么多稀有材料了还不够?”

“那是两回事儿。”

苏沐秋白了叶修一眼,突然又做了什么决定似得走到叶修面前,两只手搭在叶修肩上,一脸正色。

“叶修,Merry Christmas。”

然后拿出一朵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花举到叶修面前。

“你什么时候跟个姑娘一样喜欢送花了,还只送一朵。”

“爱要不要。”

苏沐秋白了他一眼,一甩手把花丢叶修脸上,转身走开,耳根处微微泛红。

叶修看着苏沐秋走开的背影,感觉好像是比以前透明了一些,轻叹口气。

还是不要告诉他今天是平安夜了吧。



08
“要是哥哥他在的话,你们会不会就一直冠军冠军冠军冠军冠军这样?沐雨橙风也会有比现在更高的人气吧?”

从b市回来后几个人直接去了南山公墓扫墓,和之前的几次不同,叶修看着旁边只有他能看见的苏沐秋不知为何有些想笑。

“谁知道呢,不过人妖选手和美女选手可没的比。”

苏沐橙笑了声,手按在了墓碑上。

“如果人能在的话就太好了。”

叶修没有说话,只是侧过脑袋看向了苏沐秋。

相对平安夜那时候的隐约透明了一些,现在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大概比刚见到时透明了一半。

苏沐秋走到苏沐橙身边,伸手揉了下她的脑袋,也安安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墓碑。

几乎同时,苏沐橙突然转头看了一下苏沐秋在的位置,然后又转回去看着墓碑。

苏沐秋被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被看见了,还没顾得上高兴就看着苏沐橙妹什么变化的表情心里有些失落。



09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

叶修跟着兴欣的队员走出比赛席后,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台上的苏沐秋。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人离世前的回光返照一样,苏沐秋的身体凝实了不少。

尽管还是只有叶修一个人能看见他。

“恭喜。”

苏沐秋对着叶修说到,尽管不能跟他们一起踏上比赛场,但苏沐秋在网游里,有钱着给兴欣抢稀有材料和升级银物的方面可没少出力。

兴欣走到现在,里面也算有苏沐秋的一份功劳。

叶修双手接过象征着最高荣耀的冠军奖杯,爆发后的双手有些拿不住奖杯。

“叶修。”

苏沐秋叫了一声叶修,紧接着往叶修唇上落下一吻。

刚还凝实的身体逐渐透明,最后露出一个笑容便消失不见。

“我喜欢你。”

叶修呼吸一滞,奖杯直接从他的双手里滑下。

听着旁边的方锐朝他说着什么知道奖杯是被人接住了。

叶修笑。



10
颁奖一结束,兴欣一群人就打打闹闹地往后台去了。

一进后台就看见选手通道的中间杵着个人,见他们走过来也不往旁边让,还对着他们招手。

叶修看着面前正在那里招手的苏沐秋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

直到听见苏沐橙的惊呼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是真的又出现在了他面前。

至于兴欣队员见了鬼的样子后一阵人仰马翻暂且不提。

紧跟着兴欣夺冠之后,又一次叶修退役。

还想着接下来可以跟叶修两个人恩恩爱爱,享受生活的苏沐秋还不知道。

叶修即将被叶家老爷子踢到要前往苏黎世比赛的国家队当领队。









——废话——
第九段梗源b站伞修视频一句一伤
写的时候卡了可能前后不搭
不知道有没有撞梗反正我可算是憋出来一片
orz

【包叶】汪!

#短小渣咸

#ooc属于我





叶修捡到一只哈士奇,毛色不是黑白色而是棕色的,泛着黄。



叶修捡到这只哈士奇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刚咬了一口的包子,干脆就给它起名叫包子。



为了能够养活这个家里除了他自己外的唯一一个活物,叶修还特意从网上搜了下哈士奇资料。



但事实上也没记住什么有用的。



叶修叼着支没点的烟看着面前摇着尾巴咧着嘴笑的没心没肺的包子,决定还是去超市里买点肉来的实在。



挑了半天买了些鸡胸肉回来,看着包子吃的那么香,叶修忍不住咬了一口尝尝味儿。



一抬头就看见包子直直的看着他,还以为是自己抢了它吃的让它生气了,正打算再去给它那一块。



然后,包子突然动了。



迈着四条腿跑到叶修身边把它嘴里嚼碎了鸡胸肉吐了出来,摇着尾巴让叶修吃。



叶修看着面前那摊掺着包子口水都东西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



伸手揉了一把狗头,心想这小家伙儿也算是有良心了。



下午叶修怕包子在屋子里待着闷的慌就把它带出去遛一圈,结果一出门,包子就跑没影了。



再找到包子的时候,包子身边已经多了一只贵宾犬小弟。



看到叶修来了,包子兴冲冲的朝叶修跑过去扑到他身上,尾巴直摇,吐着舌头仿佛是要叶修夸它。



叶修伸手揉了把包子的脑袋,夸了句很棒后包子就心满意足地待着它的小弟跑开了。



等包子玩够了就又自觉得跑了回来让叶修带着它回去。



到了晚上,差不多熟悉了叶修家里环境的哈士奇包子恢复了二货本色。



叶修抱着它进浴室之前告诉它洗澡的时候要乖,不要乱跑也不要咬人。



然后整个洗澡的过程,包子板着一张脸,一动不动地任由叶修拿着花洒往它身上浇水。



倒是叶修看着包子那张严肃非常的脸配上身上被水打湿后贴在身上的毛,终于是没忍住,侧过头笑出了声。



包子听到叶修的笑声也不板着脸了,咧着嘴也笑了起来,一抖身上的毛溅了叶修一脸水。



一人一狗就在浴室里闹了起来,闹的浴室里一片狼藉。



到最后给包子把毛吹干了叶修也已经累的不行了,往床上一瘫,就没了声响。



另一边的包子终于摆脱了被叶修蒙在身上的毯子,屁颠屁颠地爬上叶修的床,吐着舌头往叶修脸上舔了舔才在叶修身边趴着睡下。




顺便梗源




【包叶】面基

#短小渣咸






我叫小楚,现在在兴欣网络会所当网管。

我们老板娘是个十乘十的荣耀粉,尽管技术并不好总是被虐也不见放弃。

被这样的老板娘熏陶着我也了解了不少荣耀相关的东西。

就像前两天来了一个叫叶修的我看着他的名字也能想到那什么斗神叶秋。

说到叶修这人,可谓是十分溜批的。

刚来的第一天就帮着老板娘分分钟把虐的老板娘死去活来的家伙给虐的死去活来的。

还借着新区开荒一晚上抢了三个首杀。

虽然不是很懂他们这些荣耀里的首杀多厉害,但看老板娘那目瞪狗呆的样子想必是非常不得了的。

然而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人还有更厉害的。

眼看着首杀是没得抢了就开始从大公会手里抢副本记录了。

或者是直接被大公会请过去帮着抢副本记录的。

即使不玩荣耀其他游戏也是玩过的,当然清楚游戏里排得上数的工会是怎么样的存在。

好好好,棒棒棒。

这让我一个对荣耀全靠老板娘安利的人都莫名生出了兴趣跑到叶修后面围观。

然后就见那啥蓝溪阁的会长跑过来约一野图boss首杀。

叶修也乐呵呵地去了。

到那里了看见已经有一队人杀着了,叶修啥也没说,退了蓝溪阁的队就跑过去了。

再然后就当着三大公会的面挑了boss,爆了材料,收了小弟,人生走向圆满。

心中不免对那些个公会产生怜悯,你说怎么就惹上了这尊神。

怜悯归怜悯,十区的会长们水深火热的日子并没有结束。

某叶姓大神自己组了一只副本小分队霸占了整个第十区副本记录。

终日打打副本,收收材料,气气会长,带带小弟。

倒是偶尔跑去叶修那里围观的看着叶修带小弟的样子莫名从无烟区的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丝的酸臭味。

后来我们网吧来了一个人。

染成金色的长头发盖着一半的脸,露出来的那一半看着还挺帅气。背着个包手里拿着个包子很凶狠的咬了一口就丢到了一边。

老板娘还以为这人是来砸场子的,手里握着手机准备随时拔出去那个熟记于心的紧急拨号。

那人说他是来找叶修的。

我心想着该不是这家伙在游戏里调戏的太过分了直接把人逼得过来真人pk了吧。

对比了一下两个人的体型差异,我陪着老板娘一起拿起手机,准备随时拨打另一个紧急拨号。

眼看着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那个人干脆直接把包扔在一边,冲过去抱住了叶修。

抱住了。

嗯……

面基,面基。

的确很基。

邓布利多式鼓掌gif.









我更了!更了!

给自己奶一大口猫x

【包叶】包荣兴晚上都在做什么

#短小渣咸
#ooc属于我


在包荣兴不小心把门上的钥匙不小心锁在了房间里后借着叶修和魏琛房间的窗台爬进去拿钥匙的时候,包荣兴突然发现自己可以从自己的房间跑到隔壁叶修的房间里。


这是个大秘密。包荣兴想到。


于是,某天半夜里包荣兴就偷偷摸摸从窗台爬进了叶修房间里。


房间里叶修睡得正香,就连隔壁床上呼噜打得一声比过一声的魏琛都没有吵到他。


包荣兴站在叶修床边盯着他的睡颜看了一会儿,然后爬上了叶修的床。


过了一会儿又伸出手把叶修抱住。


叶修也不见醒,只是翻身窝在包荣兴怀里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一直到快天亮,包荣兴才又爬回了自己的房间里躺着。


不得不说,在某些方面包荣兴也算的上是二十一世纪纯良好少年了。


再之后一连几天,包荣兴都会半夜里偷偷摸摸地爬进叶修的房间里抱着叶修睡一会儿,天快亮了就爬回自己房间里。


倒是悄悄地来了,又悄悄地走了,挥一挥衣袖没留下一丝痕迹。


当然,也什么事情也没干。说起来十分可惜。


一直到兴欣的人都来齐了包荣兴这半夜爬房的习惯还是继续着。


以至于偶尔几次和包荣兴一个房间的罗辑半夜里起来跑厕所的时候看见旁边空了的床一度认为自己的室友梦游的事情暂且不提。


后来挑战赛开始了。


长相好,身材棒,性格开朗的包荣兴收获了一大堆女粉丝。


然而十女九腐这句话还是十分有道理的。


每次包荣兴刷微博的时候都能看见一些粉丝在刷自己的cp。


误点了刷自己和他老大的cp话题之后,包荣兴仿佛打开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门。


半夜再爬叶修的床的时候,包荣兴看着被自己抱着的叶修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来了那些同人文里的内容。


鬼使神差的,包荣兴把脑袋埋在叶修的颈间含住那一小块皮肤吸吮,种下一颗草莓。


老大和上面写的一样,香香的,软软的。包荣兴想到。


早上再回去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自己在叶修脖子那里留下来的印子没注意到刚醒的罗辑。


“你去干嘛了?”看着包荣兴从窗户那里进来罗辑问到。


包荣兴立刻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开口:“小弟你问得太多了。”


罗辑看着这人一副犯病的样子也就不打算问了。


上午训练的时候叶修还穿着平时那身,脖子上的东西直接就露在外面。


一群人即使心里再好奇最先问出来的还是魏琛。


“唉,老叶我说你脖子上那东西是怎么弄得?”魏琛直接就叼着往叶修脖子那里凑过去看。


叶修十分嫌弃地伸手把凑过来的脑袋推开,“我怎么知道,难道不是你半夜梦游跑过来咬的?”


“屁!老夫看你就是太不注意个人卫生,招虫子了。”魏琛嘴里面说着,心里却是多少有点怀疑。


倒是一旁安生训练着的罗辑听到两个人互喷垃圾话之后手一抖操作着眛光直接从岩壁上跳了下去,当场摔死。


他可能要被杀人灭口了。罗辑看着旁边坐着的包荣兴心底一寒。







【包叶】就算面对还要过六一的孩子也要坚持虐狗

#迟了好久的六一礼物,昨天太困就直接睡着了刚才想起来orz

#短小渣咸√



匿名用户:

说一件不知道什么时候了的事情吧。小时候我曾经遇见过一个小男孩儿,小男孩儿他也是个实诚人,因为那件事情还认我当老大来着。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在网吧里打游戏的时候顺便请了那个小男孩儿一个小时的上网费还教了那个小男孩儿玩游戏。

那个游戏叫什么我已经忘了。可能是男生天生就对游戏比较敏感一些吧,小男孩儿打游戏的天赋还是很好的。几乎上我就只是简单的和他说了下操作方法和技能的用法后又带着他打了两盘之后小男孩儿就玩的很顺手了。

之后小男孩儿就开始叫我师傅了,但是因为我嫌喊师傅显老,男孩儿就立刻改口喊我老大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小男孩儿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很是不想离开。不得已我甚至把随手买来打算送给我弟弟的一个玩具熊送给了他,承诺下一次遇到再带他打游戏。

不过后来因为一些特别的原因,我带着梦想和情怀离开了家。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小男孩儿了,倒也有点可惜。

对了,那个小男孩儿说他叫包荣兴。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q看叶神私照: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当初那个小男孩儿现在已经成了一个职业选手,还是今年的冠军呢。

君莫哈哈哈哈哈: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你口里的包荣兴在外面有别的老大了。

  >>>查看更多2025条评论

匿名用户:

大家好,又见面了。

今天我又遇见那个小男孩儿了,就是你们说的那个包荣兴,在游乐场园。

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不是六一吗,然后我妹妹突然间的童心未泯不顾一切反对意见拖着我去了游乐园里。

身边有妹子在身边的男性同胞们应该都知道那种陪妹子逛街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所以我就不多说什么了。趁着妹妹去玩一个游戏设施的时候我赶快瘫在路边的椅子上假装死亡。

然后我面前突然就冲过来了一只熊。对,在六一这天的游乐园里穿过人群冲过来也是一种能耐了。下一刻我就被真熊·抱了,还收到了一朵玫瑰。

那个熊看起来有点眼熟,我想我大概在那里见过。不过当时我有点懵,经过一番身体的磨难之后脑子也有点转不过来。只想着这应该是游乐园里的什么活动就收下了。

结果万万没想到,等我收下花之后熊就把头套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张兴欣战队流氓选手包荣兴的脸。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张嘴一句:“老大你收了我的花就是我的人了!”

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和你们说一下我们在一起了。

最后祝大家六一快乐。

叶神赛高:等等,今天是六一不是四一吧!!![微博截图:包荣兴V:和老大在一起了!   低下放了一张和叶修的合照,两个人中间还放着一个老旧的玩具熊]

   >>>查看更多6001条评论






最后放一下文里的私设,估计我写的比较粗糙不是很清楚。

私设包子在老叶离家出走之前遇见过老叶,认了老叶当老大,而且因为这件事情喜欢上了游戏并练了一手好技术。

后来老叶忘了这回事了,但是包子记得。有一次包子就和老叶说了这回事老叶就发了第一段感慨一下。

我我我我我我我xx突然丧失语言能力

算糖吧!算糖吧!啊?!

【包叶】种包子,得包子

#ooc预警
#少量魏叶
#咸


叶修从原来工作的地方退下去之后,终日在家,无所事事。最后还是叶秋看不下去了,弄来两盆植物放在家里,让叶修打游戏之余种种花,养养草,保持一个老年人所应有的高雅的生活情趣。


然后让我们把时间跳转到这一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叶修多年不见的老同事魏琛也在这一天突然说要来看望他。


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啊不,我是说不亦乐乎。叶修与魏琛四目加两烟隔门相望,升起的烟雾弥漫在面前,两张脸上隐隐透露着时间淡然流逝时留下的沧桑。


叶修看着魏琛那张长着乱七八糟的络腮胡,很是沧桑的脸,视线飘远,似是怀念。含着烟深吸了一口,半晌。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知道的。”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魏琛痛心疾首地用一只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顺势就伸过去要抓住叶修肩膀。


“你不要说了,你想要的我根本给不了你。”叶修避开魏琛伸过来的手,后退一步就要把门关上。魏琛哪儿能让他就这么把自己关在门外,整个人挡在门口。


“你到底想怎样?”叶修推着门面色痛苦,烟上结着的烟灰因为这些个动作落下,撒在了地板上。


“我都说了,我真的没钱借你!”


咳,回到正题。


“说吧,突然想起来找我有什么事?”叶修叼着烟神色戒备的看着面前坐着的魏琛,大有一种有事说没事滚的意味。


“这不前两天我一朋友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种子,最近刚好来这儿出差就想起你不是开始种花儿了么,就给你带过来让你种着。”魏琛一边说一边不知道从哪个缝里掏出来了他说的那个种子。


“这什么种子?”叶修看这个面前一个球上面顶着一个尖,尖周围还有一圈褶子的种子问。


“这你都看不出来,就一个蒜呗。”魏琛极其到位的表达出来了鄙视之情。


“你个没文化的老东西,这明明是一个葱。”叶修说。


那其实是个包子。


两个年龄加起来随便四舍五入一下就已经活过一个世纪了的大男人再一次表现出来了他们在日常生活方面的无知。


叶修拿着那个包子在盆子前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更加的坚定了一下在自己不懂的地方纠结纯属浪费时间之后,把包子随便往花盆里一塞,意思意思浇点水就跑进去玩游戏了。


至于盆子里的种子长不长的出来就只能看天意了,就像那谁谁谁说过的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愿者上钩”。再说了,就算活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个好葱,我是说包子。


一只手握鼠标一只手按键盘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的叶修再一次说服了自己的最后那么一点仅存良心。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喂,你醒了啊。”


叶修一睁眼就看到一个金色长头发,有一半脸被刘海挡住从露出来那一半脸上能看出是一个挺帅的男人凑在他面前,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所有的困意一下子就散的没影儿了。


叶修转头看了四周。是自己家没错,屏幕还停在游戏界面。叶修记得自己昨天晚上熬夜玩游戏,到后半夜的时候困得受不了了就趴桌子上睡着了。然后一觉醒来这个金头发的男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幻觉,一定是幻觉。叶修闭上眼,再睁开,那个男人还在。然后又不信邪地伸手拧了一下大腿。


嘶——贼疼。


“你是谁?”终于接受了一觉起来自己家里面凭空出现了一个男人这个事实后叶修站起来戒备地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抬着头。


“我叫包荣兴,你可以叫我包子。”包子说到,“昨天是你把我留在这儿的。你昨天把我放在一个大盆子里,还往我身上洒水来着。虽然挺舒服的就是把我衣服都弄湿了我昨天晚上在外面坐了一晚上才吹干。”包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似乎是在试图用手语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交代出来。


昨天,盆子,浇水……我家葱好像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叶修看着面前还在交代着来历的包子,感觉自己活在一个假的社会主义国家。


“既然你把我种出来了那我就叫你老大吧。老大你是什么星座的啊?老大你先别说,让我猜猜。我猜老大你那么厉害应该的双子座的吧?老大你说我猜对了吗?”


“应该吧。”叶修看着还在自说自话的包子说。“所以你真的是个葱?”


“葱?老大你喜欢葱吗?可是我是个包子不是葱啊。”包子愣了一下很是苦恼的样子,好像在怀疑自己为什么是包子而不是葱。


好的,我们重来一次。求救,我家包子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叶氏冷漠。


叶修打心底唾弃了一下魏琛那个没常识的家伙。十分干脆利落的忽略掉了说错的也有他一个的事实。


————————————

小剧场

隔了几天,魏琛跑到叶修家里看那个种子的生长情况时看到自己给的那个种子变成了人后内心里怀疑自己活在一个假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魏琛:你就这么认他当老大了,也不怕他是坏人?

包子:老大才不是坏人。

魏琛:你怎么知道?

包子:因为他是我老大!

【包叶】帮我躲相亲的男生跟我相亲对象跑了,我应该祝福他们么?

#闲码的段子,有原创女主


我夏一,b市本地人。

大学毕业后本想着找一个好一点的”工作,过上吃好喝好睡好的小日子。

单身二十余年从未考虑过脱单这种人生大事的我最终还是在家里的老母亲逼迫下跑去了相亲。

具家里的老母亲所说,对方也是b市人,长的帅家里还有钱,不喝酒赌博还会照顾人。

听着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搞头,但是我夏一怎么会是那种做梦都想着有一天可以嫁给土豪后从此衣食无忧走上人生巅峰的妖艳贱货。

那种勾搭到富家子弟后被那谁的家人找去谈心后被拍一张几千万的支票后潇洒转转身退居幕后的生活才是我所想要的。

所以在相亲的这一天我特意拉来了一个平时玩的还不错的男性朋友来假装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逃过这次相亲。

说到我这个男性朋友吧,叫包荣兴。长头发,长的帅,身高180+,六块腹肌,性格开朗,至今单身。

你要问为什么这么好的男生为什么还单着,大概是因为这人独特的脑回路吧。

有句话说的好啊,包子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猜不开。

在我相亲对象来之前我又一次跟包子串了一下台词。确认无误之后只能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希望这包子别突然心血来潮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然后我那个相亲对象就来了。长的挺帅的,就是往哪儿一站显得没精打采的。

那人看到我以后走到对面坐下,开始自我介绍。

“夏一小姐对吧?我叫叶修。”

“你就是夏一的相亲对象吧?你叫叶修?我叫包荣兴大家都叫我包子。你是什么星座的啊?”包子说。

“我是双子座的。”叶修说。

“哦,你是双子座的啊,我是水瓶座的。我今天看星座运势说今天水瓶座和双子座一起会有好事情发生。”包子一手握拳在另一只手上锤了一下说到,心情明显不错。

“哦,是吗?”叶修挑眉看着包子,好像是对他说的话挺有兴趣的样子。

眼看着包子一脸找到知音后打算大谈一番讲话题以策马奔腾之势越扯越远我赶紧用胳膊捅了他一下提醒他回到正题。

而包子好像是会意到了我的意思停了一下,然后开口问到:“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嗯?”叶修被这突然的问题问的一懵。

“那你也还没有男朋友吧?”包子继续问着。

这时候对面坐着的叶修脸上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了。

“正好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不我做你男朋友吧。”包子继续说着。

“啊?”叶修和我保持着两脸懵逼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等,这和我所想的剧本好像不太一样!?

我心里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找来帮我躲相亲的男生跟我相亲对象跑了,我应该祝福他们吗?

在线等挺急的!

【包叶】小段子


叶修在兴欣的时候有一个问题一直搞不懂。



就是他们队的包子,对着他一口一个老大叫着。除了思维方式找人抓不到头脑之外对他说的话都不带思考就信了。



有时候让叶修总觉得他像个特大号的金毛,只是狗似乎都对包子不感冒,理都不带理的。
这一点曾让叶修好一阵奇怪。



直到某一天,叶修出去买饭的时候这个问题才终于被解开。



大概是因为有一种食物,叫做狗不理包子吧。






叶氏乖巧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