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稞就酱要吃。

咸鱼味,嘎嘣脆
这儿青稞
老透明
欢迎深交√
蹲坑底等大佬更粮ing

我我我我我我我xx突然丧失语言能力

算糖吧!算糖吧!啊?!

【包叶】种包子,得包子

#ooc预警
#少量魏叶
#咸


叶修从原来工作的地方退下去之后,终日在家,无所事事。最后还是叶秋看不下去了,弄来两盆植物放在家里,让叶修打游戏之余种种花,养养草,保持一个老年人所应有的高雅的生活情趣。


然后让我们把时间跳转到这一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叶修多年不见的老同事魏琛也在这一天突然说要来看望他。


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虽远必诛啊不,我是说不亦乐乎。叶修与魏琛四目加两烟隔门相望,升起的烟雾弥漫在面前,两张脸上隐隐透露着时间淡然流逝时留下的沧桑。


叶修看着魏琛那张长着乱七八糟的络腮胡,很是沧桑的脸,视线飘远,似是怀念。含着烟深吸了一口,半晌。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知道的。”


“不,你什么都不知道。”魏琛痛心疾首地用一只手捂住胸口,另一只手顺势就伸过去要抓住叶修肩膀。


“你不要说了,你想要的我根本给不了你。”叶修避开魏琛伸过来的手,后退一步就要把门关上。魏琛哪儿能让他就这么把自己关在门外,整个人挡在门口。


“你到底想怎样?”叶修推着门面色痛苦,烟上结着的烟灰因为这些个动作落下,撒在了地板上。


“我都说了,我真的没钱借你!”


咳,回到正题。


“说吧,突然想起来找我有什么事?”叶修叼着烟神色戒备的看着面前坐着的魏琛,大有一种有事说没事滚的意味。


“这不前两天我一朋友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一种子,最近刚好来这儿出差就想起你不是开始种花儿了么,就给你带过来让你种着。”魏琛一边说一边不知道从哪个缝里掏出来了他说的那个种子。


“这什么种子?”叶修看这个面前一个球上面顶着一个尖,尖周围还有一圈褶子的种子问。


“这你都看不出来,就一个蒜呗。”魏琛极其到位的表达出来了鄙视之情。


“你个没文化的老东西,这明明是一个葱。”叶修说。


那其实是个包子。


两个年龄加起来随便四舍五入一下就已经活过一个世纪了的大男人再一次表现出来了他们在日常生活方面的无知。


叶修拿着那个包子在盆子前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更加的坚定了一下在自己不懂的地方纠结纯属浪费时间之后,把包子随便往花盆里一塞,意思意思浇点水就跑进去玩游戏了。


至于盆子里的种子长不长的出来就只能看天意了,就像那谁谁谁说过的什么“有缘千里来相会,愿者上钩”。再说了,就算活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个好葱,我是说包子。


一只手握鼠标一只手按键盘在游戏里大杀四方的叶修再一次说服了自己的最后那么一点仅存良心。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喂,你醒了啊。”


叶修一睁眼就看到一个金色长头发,有一半脸被刘海挡住从露出来那一半脸上能看出是一个挺帅的男人凑在他面前,惊得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所有的困意一下子就散的没影儿了。


叶修转头看了四周。是自己家没错,屏幕还停在游戏界面。叶修记得自己昨天晚上熬夜玩游戏,到后半夜的时候困得受不了了就趴桌子上睡着了。然后一觉醒来这个金头发的男人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幻觉,一定是幻觉。叶修闭上眼,再睁开,那个男人还在。然后又不信邪地伸手拧了一下大腿。


嘶——贼疼。


“你是谁?”终于接受了一觉起来自己家里面凭空出现了一个男人这个事实后叶修站起来戒备地看着面前的那个男人,抬着头。


“我叫包荣兴,你可以叫我包子。”包子说到,“昨天是你把我留在这儿的。你昨天把我放在一个大盆子里,还往我身上洒水来着。虽然挺舒服的就是把我衣服都弄湿了我昨天晚上在外面坐了一晚上才吹干。”包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似乎是在试图用手语把昨天晚上的事情交代出来。


昨天,盆子,浇水……我家葱好像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叶修看着面前还在交代着来历的包子,感觉自己活在一个假的社会主义国家。


“既然你把我种出来了那我就叫你老大吧。老大你是什么星座的啊?老大你先别说,让我猜猜。我猜老大你那么厉害应该的双子座的吧?老大你说我猜对了吗?”


“应该吧。”叶修看着还在自说自话的包子说。“所以你真的是个葱?”


“葱?老大你喜欢葱吗?可是我是个包子不是葱啊。”包子愣了一下很是苦恼的样子,好像在怀疑自己为什么是包子而不是葱。


好的,我们重来一次。求救,我家包子成精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叶氏冷漠。


叶修打心底唾弃了一下魏琛那个没常识的家伙。十分干脆利落的忽略掉了说错的也有他一个的事实。


————————————

小剧场

隔了几天,魏琛跑到叶修家里看那个种子的生长情况时看到自己给的那个种子变成了人后内心里怀疑自己活在一个假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魏琛:你就这么认他当老大了,也不怕他是坏人?

包子:老大才不是坏人。

魏琛:你怎么知道?

包子:因为他是我老大!

【包叶】帮我躲相亲的男生跟我相亲对象跑了,我应该祝福他们么?

#闲码的段子,有原创女主


我夏一,b市本地人。

大学毕业后本想着找一个好一点的”工作,过上吃好喝好睡好的小日子。

单身二十余年从未考虑过脱单这种人生大事的我最终还是在家里的老母亲逼迫下跑去了相亲。

具家里的老母亲所说,对方也是b市人,长的帅家里还有钱,不喝酒赌博还会照顾人。

听着似乎还有那么一点搞头,但是我夏一怎么会是那种做梦都想着有一天可以嫁给土豪后从此衣食无忧走上人生巅峰的妖艳贱货。

那种勾搭到富家子弟后被那谁的家人找去谈心后被拍一张几千万的支票后潇洒转转身退居幕后的生活才是我所想要的。

所以在相亲的这一天我特意拉来了一个平时玩的还不错的男性朋友来假装自己已经有了男朋友逃过这次相亲。

说到我这个男性朋友吧,叫包荣兴。长头发,长的帅,身高180+,六块腹肌,性格开朗,至今单身。

你要问为什么这么好的男生为什么还单着,大概是因为这人独特的脑回路吧。

有句话说的好啊,包子的心思你别猜,猜来猜去猜不开。

在我相亲对象来之前我又一次跟包子串了一下台词。确认无误之后只能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希望这包子别突然心血来潮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然后我那个相亲对象就来了。长的挺帅的,就是往哪儿一站显得没精打采的。

那人看到我以后走到对面坐下,开始自我介绍。

“夏一小姐对吧?我叫叶修。”

“你就是夏一的相亲对象吧?你叫叶修?我叫包荣兴大家都叫我包子。你是什么星座的啊?”包子说。

“我是双子座的。”叶修说。

“哦,你是双子座的啊,我是水瓶座的。我今天看星座运势说今天水瓶座和双子座一起会有好事情发生。”包子一手握拳在另一只手上锤了一下说到,心情明显不错。

“哦,是吗?”叶修挑眉看着包子,好像是对他说的话挺有兴趣的样子。

眼看着包子一脸找到知音后打算大谈一番讲话题以策马奔腾之势越扯越远我赶紧用胳膊捅了他一下提醒他回到正题。

而包子好像是会意到了我的意思停了一下,然后开口问到:“你还没有女朋友吧?”

“嗯?”叶修被这突然的问题问的一懵。

“那你也还没有男朋友吧?”包子继续问着。

这时候对面坐着的叶修脸上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了。

“正好我也没有男朋友,要不我做你男朋友吧。”包子继续说着。

“啊?”叶修和我保持着两脸懵逼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等,这和我所想的剧本好像不太一样!?

我心里仿佛有千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

我找来帮我躲相亲的男生跟我相亲对象跑了,我应该祝福他们吗?

在线等挺急的!

【包叶】小段子


叶修在兴欣的时候有一个问题一直搞不懂。



就是他们队的包子,对着他一口一个老大叫着。除了思维方式找人抓不到头脑之外对他说的话都不带思考就信了。



有时候让叶修总觉得他像个特大号的金毛,只是狗似乎都对包子不感冒,理都不带理的。
这一点曾让叶修好一阵奇怪。



直到某一天,叶修出去买饭的时候这个问题才终于被解开。



大概是因为有一种食物,叫做狗不理包子吧。






叶氏乖巧jpg.

【伞修】找到你了

#咸,微虐


1.苏沐橙以前特别喜欢玩捉迷藏,喜欢到几乎上每天都要玩一次的地步。

身为哥哥的苏沐秋和被捡回来的叶修也只能暂时离开荣耀女神的怀抱陪着她玩。

玩的时间长了,苏沐秋和叶修也不在单纯的玩捉迷藏,开始比了起来。谁先被找出来谁就要承包刷一天的碗。


2.“说吧,今天谁负责找。”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看着苏家兄妹讨论着今天捉迷藏负责找的那个人轮到谁了。“我说要不直接猜拳算了,反正最后都是我赢。”

“去,那是我看你年纪小特意让着你好吧。不然找到你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苏沐秋说着,从一开始到现在他也没赢过叶修几次的事情被直接苏沐秋略过不谈。一开始叶修对附近的地形还不是很熟悉,简简单单就被苏沐秋从他藏的地方揪出来。从那叶修之后就变精了,也不在窝一个地方不动,而是利用地形风骚走位避开苏沐秋的视线。翻车次数少的可怜。


3.“来猜拳吧,谁输了谁找。”苏沐橙见苏沐秋和叶修又要开始拌嘴了,立刻出声打住。不然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要吵到什么时候呢。

“行,我没意见。”

“我也没意见。”



4.“好吧。我数一二三,数到三出。一——二——三!”

三个人同时出手。

苏家兄妹出的布。

叶修一人出拳头。

气氛曾一阵凝固。



5.“叶修你负责找。老规矩,不许偷看!”苏沐秋伸手把叶修推到墙边让他面对着墙,然后和苏沐橙两个人迅速往外面跑出去。

“行了,看我马上把你们找出来。”叶修“啧”了两声背对着苏沐秋抬手挥了两下就开始老老实实地看着墙开始数数。



6.“……三——二——一——,我开始找了啊!”叶修对着门口喊了一句。苏家兄妹两个人并不傻,也不会这么急着出声把自己的位置给暴露了。

叶修走出房门朝着两边看了看,看到那些的体积比较大东西挡着容易藏人的地方就过去看看,不一会儿就把藏在旧柜子后面的苏沐橙找了出来。然后又慢悠悠地往房子外面的阴凉里走过去,不时抬头在树枝的缝隙中张望着。终于停在了挨着窗户的那棵树下面,抬着头。“下来吧,看见你了。”



7.“真没意思,每次都能被你找到。”苏沐秋抱着树滑了下来,简单整了一下衣服,把身上粘到的灰和叶子拍下去。

“谁让你老是往一个地方躲。”

“什么一个地方,我明明换了树爬的。”

“有区别么?”叶修看着面前的苏沐秋说到。

然后今天一天都碗再一次被苏沐秋承包了。

至于为什么苏沐橙第一个被抓出来却不用洗碗这件事情,当然是因为某人舍不得自己妹子受罚。



8.终于,由荣耀游戏方组织发起了“荣耀职业联盟”这一商业品牌赛事。

两个钟爱游戏的少年很容易就被当时准备自建战队的陶轩说动,与嘉世签下来职业选手的合约。

“凭我们的能力进了联盟拿个冠军回来绝对没问题。”苏沐秋说到。

“一个冠军怎么够?凭我们俩怎么说也应该是冠军冠军冠军一路走下去。”

“那联盟估计就要因为冠军没有悬念而办不下去了。”
两个少年大谈比赛的蓝图。



9.“阿修,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那年夏天的某一天里,苏沐秋从外面回来以后径直走到叶修旁边说到。

“你来找我。”

“苏沐秋大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叶修退出了游戏,就这么往桌子上一趴。

“行了,哥就陪你幼稚一次好了。”

……

与此同时,街道上一个长得与苏沐橙有几分相像的清秀少年安静的躺在血泊之中。



10.苏沐秋看着面前叼着根烟没精打采地站在那里的叶修,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和他对视着。一束蓝色的迷迭香安静的躺在石板上。

许久,叶修深吸了一口烟后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嘴唇微张,看着面前的一座墓碑轻声说着。

“找到你了,沐秋。”

墓碑上镶嵌着的照片上,一个和苏沐橙有几分相像的清秀少年就那样从容自信的微笑着。








我找到你了,回来吧……

酷爱看我们修修他超棒的!!!!

花式笔芯XDDDDD

【韩叶】无垢


国家队前往苏黎世的前一天,为了给国家队的众人放松一下叶修特意放了全队一天假,然后自己叼着根烟窝在电脑前随手拿了一张账号卡进荣耀里跟老魏一起帮自家工会祸害神之领域随便再抢抢野图boss。


刚抢到一个boss的叶修正在和老魏满嘴跑着火车就听见一声QQ特别关心的声音,连boss爆出来的稀有材料都还没看,鼠标往右下角一滑点开那个闪烁着的头像。


大漠孤烟:叶修,出来。


叶修想也没有想对方说的出来是那个出来,跟伍晨简单交代了几句直接退出了游戏界面起身走了出去。


叶修刚走到训练地的楼下就看到韩文清带着墨镜口罩把整个脸捂得严严实实地站在那里。别说,就隔那么老远看着韩文清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粉丝们说的那种黑道头子的既视感。叶修按灭了烟朝着韩文清走过去。


“哟,老韩啊,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这儿了。难不成突然后悔拒绝加入国家队了,我可跟你说好了现在就是想加入也不行了。”


“无聊。”韩文清说到。


叶修也知道自己这个打的十年的对手在想什么,毕竟他年纪也不小了再打上一年也就差不多了。他自己已经功成身退再领着国家队在世界的舞台上走一遭也就差不多圆满了。而韩文清却还在为了霸图奋斗,为此不惜放弃在更高的舞台上展示自己的机会。光这气魄也挺让人钦佩的。不过所有人心里知道就好,说什么就太多余了。


“走,进去打一场去。”叶修拍了拍韩文清的肩推着人就往训练室里走。对于这群职业选手们来说,凑在一起谈的最多的还是荣耀,就算关了灯盖着被子更多可能的还是看夜光手表。没有什么事情是打一场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就两场。当然我说的是荣耀里的。


两个人开着小号在荣耀里打了几盘jjc之后话题就扯到了世邀赛上。


“拿个冠军回来。”韩文清说到。


“那是必须的,我可是职业的。看我带着他们拿个冠军回来,好让张佳乐那家伙也感受一下冠军的滋味。”叶修叼着烟吸了一口说着,随便还不忘损一下同是国家队队员的张佳乐。


透过一层烟雾叶修看着有些韩文清那张有些模糊的脸。说起来韩文清这人长得也不差,就是总板着一张脸,好像别人别人欠他百八十万似的。


要说起来叶修什么时候开始对韩文清生出不一样发感情,叶修也说不出来。可能是在荣耀里第一次对上的时候,也可能是从第一赛季开始。不过喜欢上了就是喜欢上了,他也不是一个想不开的人。不然也不会在被嘉世排挤离开后又重新带起来一支队伍回到联盟拿个冠军回来。


“少吸点烟,不好。”韩文清闻着烟味皱起了眉,起身走到窗户那里开窗透气,散一下房间里的烟味。


“行了啊,我都多大个人了这点儿事还不清楚吗。”叶修答到,不过还是把吸了一半的烟按灭在了烟灰缸里。


过了一会儿国家队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韩文清和其他人打过招呼后就离开了。韩文清走的时候叶修去送了。要登机的时候韩文清狠狠地搂了一下叶修留下一句加油就走了。


明天就要前往苏黎世了,说国家队的队员们不紧张那都是假的。


毕竟冠军只有一个。


毕竟所有参赛人员都是整个国家里一顶一的大神。


不过所有人都坚信,那唯一一个冠军是中国。









哎呦我去总算憋出来了,不容易啊。
虽然还是不知道写的什么系列。
大概……咸鱼味,嘎嘣脆嗯。